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8-14 16:42:34

                                                        ▲乡财务人员向于法杰借款后,打下欠条。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于法杰当庭说,如果他有意贪污被指控第一项中的15万元公款,为何在收到借条的4年多的时间里,不利用手中的权力,将借条变现,从乡政府要回15万公款呢?贪污具有隐秘性,他为何通过“向乡政府财务人员打借条”这种“人证物证俱在”的公开方式进行?借条的基本内容包括:出借款人、币种、借款金额、用途、利息、还款时间、借款时间。但4张借条中均缺失借款利息,还款时间。这些借条是正常的借条吗?

                                                        于法杰向上游新闻记者解释,2000年,区财政和乡财政是分开的,乡里给职工发工资及其他公务开支全靠自收自支。基于此,财务管理不如现在规范、严谨。乡财务人员给其打借条,只是证明从其处领到了公款用于公用,“打借条打收据都可以。到时候扎帐审计时,用借条或者收据冲抵,帐是对的即可。说我财务管理不规范我完全同意,说我贪污压根站不住脚。”

                                                        2005年9月30日,漯河市郾城区检察院以郾检刑更诉(2005)45号起诉书指控于法杰三项犯罪事实。诉字之前有个“更”字,是检察院在庭审过程中,两次以补充侦查为由,申请延期审理。

                                                        最有争议的是第一项款项,法院认定19万元中的4万元指控贪污欠妥,且于法无据;于法杰以个人名义将保管的公款借给乡财务,财务人员向于法杰出具4张借条,并在乡财务账上显示为个人借款,证明该15万元借条系乡政府借于法杰的款项,乡财务会计曾让于法杰完善手续并说明该款的性质,但直到于法杰调出该乡,财务账上仍显示系于法杰个人款项。该借条作为债权凭证由于法杰非法持有,于法杰具有实现占有该债权的行为,占有该债权是达到非法占有的目而采取的一种手段,既已经实现了其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占有公款的主观故意。

                                                        此外,“纵暴派”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也于当晚出现在黎智英住宅,他与胡志伟同为香港民主党成员。

                                                        服刑期间获减刑,出狱后边收废铁边申诉

                                                        彭定康此番言论随即遭到香港学者的驳斥。报道称,香港理工大学专业及持续教育学院讲师陈伟强不同意彭定康的言论,批评对方说三道四、颠倒是非和带有双重标准。

                                                        汪文斌重申,香港国安法针对的是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和活动,保护的是绝大多数,不仅不会影响广大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反而会使香港广大居民的合法权利和自由在安全环境下得到更好行使。

                                                        2007年年底,于法杰出狱,开始了漫长的申诉。2009年年底,他收到了漯河市中院驳回申诉通知书,希服判息诉。2013年,他收到了河南省高院驳回申诉通知书,望你息诉服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