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28

                                              来源:五分28
                                              发稿时间:2020-07-09 05:38:44

                                              巴西疫情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据新闻网站“G1”报道,巴西卫生部8日表示,该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4.4万例,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71万例;单日新增死亡病例1223例,累近死亡病例约6.8万例。疫情对印第安人造成严重影响。巴西印第安人联合会表示,目前已有10300名印第安人感染新冠病毒,其中408人死亡。生活在城市的印第安人的新冠病毒感染率是白人的5倍。

                                              在这种情况下,博索纳罗8日否决了旨在疫情期间为原住民提供保护的法案的部分条款。据“G1”报道,巴西总统否决的内容包括联邦政府有义务向原住民社区提供饮用水,免费分发卫生、清洁和消毒材料,政府应采取行动保证向原住民提供重症监护病床、购买呼吸机等设备,以及政府必须发放用于提高原住民卫生条件的紧急资金等。博索纳罗认为,这些内容增加了政府支出,因此予以否决。巴西印第安人联合会领导人索尼娅称,博索纳罗的想法“非常荒谬”,将导致更多印第安人死亡。目前,巴西印第安人联合会正在与国会议员协调,以推翻博索纳罗的决定。据《圣保罗页报》报道,网民纷纷批评博索纳罗的决定。有网友称,对博索纳罗来说,印第安人全死了是最理想的选择。还有人表示,博索纳罗不想给印第安人干净的水喝,“他只想分发羟氯喹”。中新社巴黎7月8日电 法国新总理卡斯泰当地时间8日在新政府出炉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如果有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将不再采取全面封城措施。

                                              卡斯泰当天在法国BFM电视台接受采访时表示,其政府的目标是为法国做好第二波疫情来袭的准备,同时尽可能维护日常生活不被疫情打乱,特别是经济和社会生活。

                                              阿列克谢·崔还指出,该不明肺炎具有“潜在危险性”,目前按照新冠肺炎的治疗标准制定治疗方案。

                                              针对民众关切,阿列克谢·崔表示,“如果民众感兴趣,我们愿意提供关于该不明肺炎的相关数据”,“下周我们将尝试发布相关数据”。

                                              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巴西总统博索纳罗8日在家办公。他当天继续宣传已被世界卫生组织放弃的“抗疫神药”羟氯喹,并否决旨在新冠肺炎疫情中保护原住民的部分法案条款,引发国内批评。

                                              世界卫生组织6月17日已经宣布停止其“团结试验”项目中羟氯喹分支试验,理由是该药物未能降低新冠肺炎患者的病亡率。据《巴西利亚邮报》报道,如果不加选择地、在没有医学监督的情况下使用该药,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根据巴西医药协会的说法,尽管按常规剂量摄入羟氯喹是安全的,但这样还是“存在视网膜、神经系统病变,严重心律不齐等严重副作用,可能增加死亡风险”。博索纳罗每天接受两次心电图检查,以监测羟氯喹是否对他的心脏产生影响。巴西网站“UOL”评论称,博索纳罗为羟氯喹“站台”能起到“战术作用”,不仅能转移民众对政府防疫不力的批评,如果未来一旦证明该药有效,博索纳罗还可以表功。

                                              6月中旬以来,位于哈西部的阿特劳州、阿克纠宾州及位于南部的直辖市希姆肯特,肺炎发病率较同期显著升高。6月29日,哈萨克斯坦“法律”网援引本国免疫学专家拉法伊尔·罗杰森的观点指出,哈萨克斯坦此前并无在6月出现社区获得性肺炎疫情的先例。

                                              法国疫情暴发后,官方宣布从3月17日起实施封城等一系列管制措施,绝大多数公共场所对外关闭,民众出行被严格限制。直到6月22日法国进入“解封”第三阶段,大部分管制措施才被解除,但大型集会仍被限制,部分公共场所仍未恢复开放。

                                              博索纳罗8日连发多条推文“报平安”。据巴西新闻网站“Terra”报道,这位巴西总统周三称自己的状态很好,称赞巴西防疫工作做得不错,表示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巴西一样,能同时保证生命和就业,而且没有散播“可能让人抑郁而死”的恐慌。博索纳罗还大赞羟氯喹的功效,“对于那些反对羟氯喹但又没有其他选择的人来说,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们,我好着呢,我会活很久”。